措手不及的冲突

发布时间:2018-03-15 02:02

 

小凡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高高瘦瘦,剃着杨梅头,性格外向,动作和语言上透露着稚嫩,同时也有着几分可爱。因为有特点,使他成为班级这么多新生中,能给我留下深刻第一印象的几个孩子之一。

开学第一天晚自修,我到班级进行新学期始业教育,发现还有一个座位空着。我心想上课铃声已响,怎么还有同学没到呢。我正要开始点名,查查是哪位同学没到,从教室门口走进一位同学,直接往空座位走去。“这位同学等一下”我说,他继续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这才开学第一天就迟到,进教室也不喊报告,甚至无视班主任。我心里想: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杀鸡儆猴,让全班同学知道犯了错误是要付出代价的。我提高声音叫了下“最后面的那个男同学,站起来!”,他将脸抬起来,看了我一眼, 站了起来,但低着头,“你叫什么名字?”我问,他没有说话。我提高了嗓门“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你叫什么名字?”他嘴巴里轻声嘀咕了一句“烦死,神经病”。全班同学的目光一下齐刷刷地盯着我们俩。从来没有学生开学第一天就敢这样和班主任顶撞,我火气止不住的冒上来,恨不得将他拎起来一脚踢出教室!但是我马上意识到,这个孩子情绪上有点不对劲。如果再这样你一言我一句地对抗下去,只会激化矛盾,解决不了问题,甚至对于我以后管理班级都会带来负面影响。也许他是在故意激怒我,扰乱秩序,在同学面前炫耀自己?不管怎么样,这个事情要冷处理。我默默的想了十几秒,当作没听到,然后淡淡的说:“今晚我们学习校规校纪,大家拿出《学生手册》自学,等会提问。”

接下来,我把小凡单独叫到我办公室。路上,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拉近师生距离,我试图用手搭下他的肩膀并排而行,但他不领情的甩开我的胳膊说:“别碰我!我自己会走!”这家伙还真是个“刺头”。到了办公室,我先让他在我对面冷静一下。一分钟后,我问他:“说说看,刚刚老师的做法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小凡看了我一眼,没有出声。但从他的眼神中,我感觉到他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了。我继续说道:“刚刚在教室发生的事,老师并没有在全班同学面前批评你,而是单独叫你过来了解情况,一是感觉你有情绪,二是要给你在大家面前留点面子。你说对不对?”他想了一会说,“老师,对不起,刚刚的事给您没有关系,是我自己心情不好。”他顿了顿,“刚才因为一点小事,电话里和爸爸吵了几句,心里很窝火,刚刚迟到也是这个原因。”又经过一番交谈,我了解到小凡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他跟着父亲,父亲在教育上缺少方法,很少沟通交流,他犯了错误,父亲不是骂就是打,所以他变的非常叛逆,经常和父亲吵架,脾气也变得有些古怪。原来是这样,经过半小时的沟通交流,小凡答应等下回班当全班同学面向我道歉并愿意接受迟到以及顶撞老师等错误的处罚,并且等会再和父亲也道个歉。

 

案例反思:

现在的中职生,都有自己的见解和主张,有强烈的自尊。老师不可能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他们。也不可能简单地规定不准干什么、不许怎么样,更不能对他们仅仅加以训斥和责骂,否则只会招来反感、叛逆,甚至师生长期对立。因此,适当的忍一忍也不失为一种方法。以小凡为例,若在当时的场景下对他进行严厉批评,不但起不到教育效果,反而会让他产生对立情绪,师生关系可能进一步恶化。这样的话再想去与他沟通或进行教育,难度就会加大。

所以,当师生发生争执时,教师要先降温,哪怕心里再恼火,也必须控制,因为双方争锋相对,不利于事情的解决,何况班级里还有其他学生在场。尤其是中职生,特别要面子。在师生发生冲突时,中职生往往会为了在其他同学面前保持“不屈不挠”的面子,就算明知自己有错,也会辩解到底。教师了解他们这样的心理,就应该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样有利于冲突尽早解决。

当然,这并不等于在师生起冲突的时候,教师要表现出软弱,而是在自己心平气和的情况下更利于教育学生。等大家都心平气和时,教师可以采用恰当的方式去和学生沟通,对学生的错误进行批评。为防止在批评过程中再一次激化矛盾,教师要注意几条:不作人身攻击,不侮辱人格;少用命令方式,少用否定句;让学生多说,让学生把话说完;把握节奏,循序渐进。